1200X50横幅.jpg
苹果高通终极对决:积怨已久的两大CE猎枪O将对簿公堂
2019-04-16 07:30:41  来源:新浪新闻  
1
听新闻
苹果高通终极对决:积怨已久的两大CEO将对簿公堂 2019.04.16 07:25:28新浪财经综合

一年前,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首席执行长库克(Tim Cook)与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首席执行长Steve Mollenkopf在苹果公司总部会面,会晤一开始便气氛紧张。

作为这两家智能手机行业巨头领导者的库克与Mollenkopf长期不和,他们那次会晤的目的是讨论一桩酝酿已久的专利纠纷。据知情人士称,Mollenkopf一开始没有讲话,而是让他的法律总顾问先发言。当时Mollenkopf怀疑苹果公司在支持一桩针对高通发起的敌意收购。

这种尴尬在这两名关系疏远的首席执行长之间时有出现。两人的不和导致苹果公司与高通的冲突发展成史上最丑陋的公司争斗之一。

苹果公司称高通是一个垄断者,说Mollenkopf在两家公司的和解谈判方面撒了谎。高通则指控苹果公司欺骗全球监管部门,并窃取软件帮助高通的一个竞争对手。

两年来,这两家公司围绕苹果公司向高通支付的专利费问题争吵不休。这两名首席执行长的管理作风和原则十分不同,他们之间的不和更是加深了公司间的分歧。随着纠纷升级,两人也更加坚守自己的立场。

未来一周,苹果公司对高通的专利权诉讼将进入审判程序,两家公司的积怨将升级为公堂对峙。预计两家公司的首席执行长都将出庭作证,这起诉讼的相关赔偿可能达到数十亿美元。除非达成和解,否则两家公司料将从周二开始在圣迭戈一家联邦法院公开辩论。

首席执行长之间的亲密关系对于解决一些重大纠纷至关重要。微软(Microsoft Co., MSFT)前首席执行长(Steve Ballmer)在半年多的时间内每周都会与Sun电子计算机公司(Sun Microsystems Inc.)首席执行长Scott McNealy对话,直到2004年两家公司就一桩长达两年的反垄断诉讼达成和解。在Mollenkopf之前担任高通首席执行长的Paul Jacobs曾经常与时任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首席执行长Olli-Pekka Kallasvuo会面,试图解决双方广泛的专利诉讼,之后他们在2008年达成了一份为期15年的协议。

1995年至2015年期间担任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首席执行长的钱伯斯(John Chambers)说:“首席执行长具有作出决定以及理解权衡的能力,这些工作难以委托给下属。”钱伯斯曾就一宗商标诉讼与苹果公司前首席执行长乔布斯(Steve Jobs)达成和解。钱伯斯说:“你拿起电话,不管是通话还是要求会面,都是基于信任的。”

一位知情人士称,库克和Mollenkopf分歧很深,并且基本上没有私人的联系,苹果公司高管已表示,他们认为只要Mollenkopf仍然在任,就不太可能与高通达成和解。这名知情人士称:“这里有个人意气之争,我认为没有人能弥合这种分歧。”

据了解相关纠纷的知情人士透露,库克和Mollenkopf在培养相互关系方面没有任何进展。

苹果公司和高通没有安排库克和Mollenkopf接受采访。

Mollenkopf出生在巴尔的摩,是一位军事爱好者,加入高通前曾在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实习。他经常在单独咨询高级副手的意见后作出决策,但这些年来,随着许多人离开公司,他显得有些孤立,不得不依赖外部顾问。

出生在亚拉巴马州的库克是一位经营奇才,他致力于在苹果公司的十多位高管中建立共识,并经常问他们:“什么才是正确的做法?”这种集体决策的方式产生了一批支持库克看法的执行者,库克认为,高通的授权操作——从每部iPhone售价的大部分中抽取5%的费用——是完全错误的,这使得高通从苹果公司在显示器和镜头技术方面的创新中坐收渔利。

据了解库克想法的知情人士透露,库克在这个问题上的坚定立场以及他对Mollenkopf处理这项纠纷的不满促使他出庭指证高通,这在他担任首席执行长期间非常罕见。

一个陪审团可能会决定谁是真正的受害者,是指责苹果公司不支付专利费从而侵犯其专利权的高通,还是指责高通多年来为相关专利权索价过高的苹果公司。此案的关键是高通的专利授权模式将来如何发展,以及苹果公司是否会交纳数十亿美元专利使用费。

两家公司已经花费上百万美元的律师费,希望能占据优势,迫使对方同意和解。

自从苹果公司2017年1月起诉高通、指责高通收取专利使用费的方式不公平以来,高通的市值已经蒸发掉逾25%,目前在689亿美元左右。陷入困境的高通去年挡住了竞争对手博通(Broadcom Inc., AVGO)发起的敌意收购,后来高通股东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投票反对董事会,以表达对公司拒绝博通的不满。

在中国和德国法院认为苹果公司侵犯高通专利权后,苹果公司被禁止在这两个国家销售部分型号的iPhone。苹果最新款iPhone只采用英特尔(Intel Corp., INTC)生产的调制解调器芯片,而英特尔在无线领域落后于高通。今年的iPhone不会采用高通出品的新5G芯片,苹果公司可能因此在无线设备提速方面落后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等竞争对手一年。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出版商公司(Dow Jones Co.)签署了通过苹果公司的服务提供新闻的商业协议。

苹果公司和高通都表示,沟通渠道仍是敞开的,虽然基本上未使用,和解有可能达成。两家公司正等待一位联邦法官就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作出裁决;该裁决可能削弱或强化这家芯片生产商的地位。

苹果公司一度需要高通,后者曾率先建立了一个高效传输手机通话及数据的系统。苹果公司不得不先获得了高通的手机技术专利授权,才得以在2007年推出iPhone。当时,高通把这些专利授权给其他手机生产商,并以每部手机价格的5%收取专利使用费,相当于每部设备收费12至20美元。

高通的授权条款让时任苹果公司首席运营长的库克感到困惑。了解谈判内情的人士称,考虑到苹果公司的品牌声望,库克知道第一款iPhone的售价将会很高,他认为高通不应抽取如此大比例的专利费。据法院记录,库克的团队曾提议每部手机支付1.50美元专利费。

而乔布斯则认为公司应该为自己的创新获得公平的补偿。他与时任高通首席执行长Jacobs的商业关系常常体现出这一点。据了解谈判内容的知情人士称,二人推动达成了一项协议,苹果公司将向高通支付较低的专利使用费,每部手机7.50美元。

2011年,高通成为iPhone调制解调器芯片的独家供应商,苹果公司延长了上述协议的期限并加深了与高通的关系。

作为协议条款之一,高通将向苹果公司支付10亿美元,Mollenkopf称之为“激励性付款”,但条件是,如果苹果公司增加另外一家芯片供应商,将必须退还这笔钱。这笔一次性付款后来升级为年度性付款。

两家公司的销售额都实现了增长。截至2012年底,在iPhone推出五年后,苹果公司的iPhone销量超过2.5亿部,销售额超过1,500亿美元。同期,高通向所有合作伙伴收取了逾230亿美元专利使用费,芯片和其他产品销售额接近420亿美元。

了解谈判内容的知情人士称,苹果公司向高通支付的专利使用费比其他所有iPhone特许生产商加在一起都要高,库克认为这太过分了。2011年,库克接替乔布斯担任苹果公司首席执行长。

更糟糕的是,库克及其首席运营副手Jeff Williams感到陷入了将高通作为独家调制解调器芯片提供商的困境。Williams与Mollenkopf有着长期合作关系。

Williams近期在法庭作证谈到该交易时称:“我们被枪顶住了脑袋。”

Mollenkopf则不这么认为。他在法庭作证时称,这份排他性协议是苹果公司提出的。他表示,库克和Williams承诺将高通芯片置于数百万iPhone内将促使芯片销售激增并带来竞争优势,并要求高通为该特权支付10亿美元。

2016年,苹果公司就其专利授权做法与高通公开对峙。根据法庭文件,在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South Korean Fair Trade Commission)起诉高通案的一次听证会上,一位苹果公司代表阐述了该公司对“高通滥用支配地位的看法”,并表示,苹果公司尚未增加另一家调制解调器芯片提供商的原因是高通的排他性行为。

据知情人士透露,Mollenkopf和其他高通高管都非常愤怒。他们私下里知道,苹果公司在中国生产iPhone 7设备使用了竞争对手英特尔的调制解调器芯片。而这些设备在上述听证会结束数周后才面世。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Mollenkopf的指示下,高通开始扣留上述对苹果公司的约10亿美元专利使用回馈和激励性付款,理由是这家iPhone生产商误导监管机构的举动违反了合同规定。

一位知情人士称,此举杀伤力极大。

作为报复,苹果公司在2017年1月份削减了向高通支付的数十亿美元专利使用费,并对该芯片供应商提起诉讼。

上述诉讼是在iPhone的黄金时期接近尾声之际提起的。2017年iPhone发货量首次出现下滑,苹果公司和高通的业务均因此承压。

Mollenkopf同意在美国、中国和德国就苹果公司侵犯专利权提起诉讼,这与高通在2000年代中期对诺基亚采取的法律策略相似。由于怀疑苹果公司把一些软件分享给高通的竞争对手英特尔,高通开始停止提供苹果公司为未来iPhone测试调制解调器芯片所需的软件代码。英特尔和苹果公司对上述行为予以否认。

2017年10月份前后,苹果公司开始设计不使用高通零部件的iPhone和iPad。

在此后不久,博通主动向高通发出了价值1,050亿美元的收购提议。据知情人士称,该收购提议的时机令一些高通内部人士怀疑苹果支持这份收购提议。

据知情人士称,在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失败后,Mollenkopf曾对苹果公司将重回谈判桌并就和解方案展开谈判抱有希望。库克计划2018年夏季到法院作证,高通高管当时认为,库克会与高通达成和解,以避免在作证时提到行事隐秘的苹果公司的商业行为。

然而,据一位了解库克想法的人士称,库克一心想要从根本上改变高通的业务模式,而且去年夏季的作证没有出现问题。

面对苹果公司的抵抗,高通加大了通过公关手段迫使苹果公司谈判的力度。据知情人士称,高通与专门研究对手情况的华盛顿公司Definers Public Affairs进行了合作。据《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去年11月报道,Definers Public Affairs与新闻聚合网站NTK Network维持了关系。后者曾刊发一篇文章,称苹果公司是硅谷最大的恶霸。该网站刊发的另一篇文章还称,苹果公司需要与高通处好关系,否则只能向客户提供速度更慢、质量更差的产品。

与此同时,Mollenkopf的表态也增强了有关双方接近达成和解的看法。他在一次露面时对CNBC表示,双方接近解决此事。几周后,高通在中国和德国的法庭赢得了胜利。

今年1月心烦意乱的库克表示,苹果公司和高通没有在进行磋商。他在接受CNBC的Jim Cramer采访时称,高通的授权实践不合法,并表示,自去年9月以来两家公司未曾有过谈判。他还批评这家芯片制造商买通Definers撰写假新闻。库克表示,企业不应该使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招数。

据知情人士透露,Mollenkopf依然认为苹果公司会像诺基亚一样就和解协议与其进行磋商。

库克丝毫未表现出他愿意屈服。苹果公司已在推进研发自己的调制解调器芯片,这将使其进一步减少对高通的依赖。

对Mollenkopf来说,达成下调授权费协议的前景是有风险的。高通与其他制造商所签协议中的条款会要求该公司提供与该协议相同的条款,这可能会令高通有利可图的授权业务遭受沉重打击。

在5G领域的竞赛如火如荼之际,由于未能迅速达成协议,苹果公司无法使用高通领先市场的5G芯片,令iPhone较使用Android系统的竞争对手落后一步。

一位知情人士称,双方都亮出了武器,要让一方收回武器,得有什么事情发生才行。

文章来源:华尔街日报

标签:积怨,两大,已久,对决,高通
责编:
广东惠州普降暴雨 坠井市区多处积水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