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站

资本谈图色变:视觉中国之后 再无影音先锋av撸资源库版权生意?

2019年02月20日 08:18:00来源:中国新闻网
资本谈图色变:视觉中国之后 再无版权生意? 2019.04.15 19:48:45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每经网 记者 任飞

近日,有关图片网站“维权式营销”的尺度探讨及法规合理性讨论备受关注,人民网也在昨日宣布进军图片版权界,推动媒体融合发展。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时下的图片版权交易事业并不好做,版权交叉、越级授权的情况时有发生,导致图片机构、创作者和需求方经常深陷版权争议的漩涡。这也让该产业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极少获得资本的扶持和青睐。

有投资人士表示,视觉内容的版权归属变量较为复杂,叠加作者版权分配的透明度难以把控,风险成本成了机构投资此类项目最难接受的障碍。

近日,个别提供正版图片的文化产业公司被推至舆论风口,个别极端的“维权式营销”已被诟病为“法理难容”的事情。事实上,类似事件的由头多系版权受到侵害,但记者也发现,一些图片也存在多个平台版权交叉的问题,有的甚至在上传那一刻就“犯规”了。

华仔(化名)是一名摄影记者,据他介绍,有家媒体通过某大型图片素材网站引用了他的照片,但他本人并未得到网站的收录申请,引用图片的媒体也因注明了来源而与真正的版权所有者撇清了关系。此外,他还发现同一张图已经出现在了多个图片网站上,且是付费资源。对此,他向记者表示,这样的情况之前就发生过,“如果细追究下来,哪一家机构都没有所谓的图片版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事向该公司人员求证图片版权的归属,但工作人员以提供详细证据走投诉申请之路为由暂时未给出解决方案。但他强调公司的图片均是有版权合规审核的,如果涉嫌侵权或被侵权都将依法办事。但当记者提到相同图片在其他网站上也出现过,是否对此事进行维权时,该工作人员表示需要时间审核。

但华仔坦言,机构一般也不敢冒然盗用图片,“基本上都是上传者提供,但有些上传者会同时上传多个平台,并与之签订版权协议。由于日后提成是按照流量计算的,所以宁肯多去几家尝试,也不愿只卖给一家机构”。

一般来说,图片提供者在上传图片后,不会同图片机构立刻发生买卖行为,而是要根据其实际变现的情况而定。华仔告诉记者,购买素材的往往是机构,但根据杂志、报纸或其他商业载体的不同,收取的价格也不相同。据他了解,一张图片上万的有,几块钱的也有。“正是因为有些图片不太受关注,上传者又希望多次变现,就瞒着图片机构多家投稿,等待多家的利润分成,或五五开,或三七开。”

对此,有法律界人士表示,版权既然涉及到机构或个人,就具有一定的唯一性。广州某商业纠纷专线记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图片版权是由作者本人支配的,但如果向机构隐瞒版权分配情况,同时向多个平台上传并授权使用,“一些机构的独家使用权就受到侵害,但涉事机构本身对版权的使用均来自于作者本人,如果上传者在已知版权将要被独家使用后还对其他机构进行授权的话,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可见,部分机构对图片上传者的授权要求是享有“独家使用权”,进而圈定权责范围。但华仔同时表示,即便如此,版权的归属问题同样会“失火”,“有些摄影记者也会传图给机构,但原则上讲,记者作品的使用权是归于所在单位所有的,如果未经授权就以个人名义授权给机构也是不合适的”。

上述华仔的经历体现着目前图片生意的某些版权“怪现象”。一方面,机构在为独家版权站岗守卫;另一方面,由于创作者对版权的处置及分配不规范,又在增添很多维权的难度和压力。因此,即便很多网站、机构对图片的版权据理力争,但如果图片来源就存在版权争议的话,后期使用就有诸多隐患。

国务院国资委商务发展中心广东管理办公室主任周甸斌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视觉内容的版权归属变量较为复杂,叠加作者版权分配的透明度难以把控,在国内版权合规要求的当下做这门生意是有很大风险的。他进一步指出,即便像目前很多公司进行“维权式营销”,“但这样模式并不具备可持续性,未来随着公众版权意识的不断提高,打假的机会只会变得越来越少”。

周甸斌表示,靠“卖图”经营的盈利模式比较单一,但从资源变现的能力来看,此类公司的发展是有局限性的,“资源的厚度影响此类平台的价值,但平台完全可以通过费用调节来促进资源的沉淀,而这样的模式很多机构都可以效仿,因此并没有太高技术门槛。”

记者也在资本对接产业发展的现状中发现,目前从事版权图片交易的平台并没有受到资本的追捧,甚至冷清。天眼查信息显示,围绕图片资源进行版权交易及服务的公司有近40家,除了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全景网络2家企业已上市,具备一定的直接融资能力,其他的均处在自力更生的阶段。记者粗略统计发现,目前仅有4家企业获得融资——图易(武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2018年9月获得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是天使翼创投和个人投资者;苏州原本图像科技有限公司在2017年3月获得天使轮融资;杭州放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2017年6月获得200万人民币种子轮融资,投资方是个人投资者;西安任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任道网络科技)也在2017年6月获得天使轮融资。

不难看出,上述有融资经历的企业数量在整个产业中的占比极低,且融资推进的效率不高。以任道网络科技为例,该公司在2014年就成立了,但截至目前有且只有一轮融资,其他公司的情况也与之相似。

固利资本投决委员会主席黄平对记者表示,资本配置的效率低下,可能是版权风险的控制不好拿捏,“如果经营受官司拖累,对一些初创型企业来讲并不划算。如果潜在的风险不可控制,资本回避也无可厚非。”周甸斌也表示,从产业链融合的角度来看,此类公司最适合同文创类公司做结合,“但文创类的上市公司也鲜见收购此类项目,不是不懂产业的整合之道,而是此类涉及版权交易的项目风险不可控,试错成本可能太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 视频

[责任编辑:]

相关内容

京ICP备1187号 京ICP证13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2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