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城港资讯网

新闻

首页 > 体育 > 运动时尚 >> 正文

*ST康得实控人被采取刑事初五 财神强制措施 曾称“否极泰来”

发稿时间:2019-05-13 00:09:16 来源:腾讯新闻

*ST康得实控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曾称“否极泰来” 2019.05.13 00:04:25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晚间重磅!*ST康得实控人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2个多月前亮相称“否极泰来”

来源:e公司官微

5月12日晚间,江苏省张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康得集团董事长、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钟玉上一次在公开场合现身,是在2月27日下午*ST康得(002450)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那次会议的会场外当时就有多辆警车,而处于风口浪尖的实控人钟玉当时在会上强调称,“但中国有句俗话叫否极泰来。”钟玉称,坚信选举新一届董事会能够扭转危机、走向新生。

不过在强调“否极泰来”两个半月后,钟玉就因涉嫌犯罪被张家港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而这距*ST康得5月21日的股东大会只差一周时间了。

5月12日晚间,e公司记者与张家港警方取得联系,对方表示一切以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为准,暂无更多消息公布。记者接着与该公司证券部人士联系,显示对方已关机。

上次公开亮相时,曾强调称“否极泰来”

2月27日下午,*ST康得(002450)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在张家港沙洲湖酒店举行。这次会议前半个月,董事长钟玉向公司递交辞职报告。截至辞职时其不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其控股的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份8.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05%。

下午2点半左右,处于风口浪尖的钟玉现身会场,他当时看上去非常自信,满面笑容走上主席台,并挥手向投资者致意,部分投资者报以热烈掌声。2点44分,投票正式开始,现场秩序良好,投资者也都非常认真,彼此之间也会小声交流,最后持笔做出了选择。主席台上的钟玉,也在忙着签字。16分钟后,投票正式结束。

在本次临时股东大会上,钟玉进行为时3分钟的简短发言。他首先对投资者的到来表示欢迎,“本次股东大会对于ST康得新而言是历史性的,2018年ST康得新遭遇重挫,但中国有句俗话叫否极泰来,”钟玉称,ST康得新经过多年发展,已经成为全球预涂膜行业的领导者,“康得新在技术创新能力上、在团队研发能力上、在产业化能力上,在行业的领先地位上都是无可争议、没有变化的。”他举例说,比如电视机的复合膜全球90%来自康得新,而这一切恰恰是康得新未来发展的机遇。”

钟玉称,他坚信选举新一届董事会是扭转危机走向新生的重要举措,“新一届董事会经验丰富,在他们的带领下,康得新一定会发展得更好。作为实控人,我会一如既往支持康得新的发展,相信康得新的明天一定会更好。”现场有投资者再次鼓掌,此后不久,当有投资者准备向钟玉提问时,却发现钟玉已经离开会场。

也正是在钟玉离开后,一位股东当场发言时落泪,表示自己背着家人投资,如今已经“倾家荡产”,该投资者强调与会人员千万不要拍照外传,以免被家人知晓。他当时的心境,也代表了不少投资者的心情。当然,提前离开的钟玉并未看到。如果看到,不知道他究竟作何感想。

而这也是钟玉最近一次公开亮相。某公司知情人士向e公司记者表示,此前他曾因债务纠纷问题与钟玉会谈,“那时候钟玉拍着胸脯说保证还钱,还写了承诺书。”该人士表示,不过约定日期到了以后,钟玉并未履行诺言,并且再次承诺会尽快还钱,但此后仍然是拖延下去。

122亿元消失之谜,存在两种可能

*ST康得日前明确,账面122亿资金的消失,与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与*ST 康得的账户可以实现上拨下划功能有关,不过对于此类账户形成的具体原因并未解释。有业内人士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类资金集中账户的开设,或与城商行运营模式有关。

对于122亿元账面资金的消失,*ST康得日前公告,康得新与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违规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使得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在资金管理和使用上产生了混同。

根据该协议,康得投资集团与康得新的账户可以实现上拨下划功能。因此,康得投资集团有机会从其自有账户提取康得新账户上拨的款项。公司不排除公司资金通过《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被存入康得投资集团及其关联人控制的账户的可能性。

多数市场人士观点是,相关资金被大股东占用的可能性较大。北京某民营上市公司董事长分析说,从商业逻辑推断,这或与前期康得投资集团投资量过大、负债率较高有关。面对去年的阶段性紧缩银根,现金流压力骤升。

自2013年起,康得投资集团持续通过高比例质押其持有的股票获得融资,投资并布局了全球唯一的碳纤维轻量化生态平台,包括中安信高性能碳纤维生产基地及康得复材碳纤维复合材料部件生产基地等。当时康得投资集团表示,将推进高性能碳纤维的规模量产,因此,业内推测,当时的投产进度和经营性现金流情况,并没有贡献可观利润的状态。

“新材料属于基础产业,往往一投就是数百亿元,但却面临两大掣肘。一是释放业绩周期长,从产能、到规模、到销售、再到利润,需要很长时间,前期利润不足以支撑超大额投资;二是即便完成整个链条,还要面临产能过大需求达不到预期的风险。”前述董事长表示。

不过,在光大银行宏观分析师李欣(化名)看来,由于目前没有监管定论,也存在相关资金尚未调上账户的可能。“表面来看有这样一个账户,但是下面子公司的钱根本没有上来。所以账面上虽然有122多亿元,但是在子公司层面,没有到达控股股东账户。”

截至目前, *ST康得尚未最终说明大股东是否确定划走占用了公司的资金。基于此,李欣指出,前两种可能都仅是猜测,具体判断还需要等待监管调查结果的出炉。“预计后续监管部门将陆续介入调查。”

何以上拨下划

*ST康得曾在公告中明确,由于自己账户的对账单并不反映账户资金被上拨的信息,*ST康得没有内部划转的原始材料,所以康得新及其下属公司无法知悉是否已经发生了与康得投资集团的内部资金往来。

对于各子账户的资金可以全额归集到康得投资集团账户这一模式,江浙某城商行负责人接受e公司记者采访时指出,部分银行确实存在这一业务类型,不过银行对于此类监管账户的审批非常严格,肯定都要通过法审程序才能成功开出。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种业务模式,是因为不少母公司不愿意实现财权下放,以避免下属公司管理层的道德风险。而从企业运作层面来看,也确实存在部分子公司财权独立后‘跑路’的情况。”前述人士表示。

李欣则认为,这种模式除了防范道德风险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在于,有利于集团内部各成员公司资金协同,以提升资金使用效率。 “整体来看,此类账户通常是是由大股东主导开立,部分账户确实也存在合规风险。而部分银行甘愿冒险,与商业银行的运营模式有关。”

李欣分析说,长期以来,存款量是银行获利的重要基础,揽储也是提高存款额的重要手段。近些年来,银行启动存贷比考核,不少各分行都面临较大的揽储压力,又以城商行压力最为明显。此前就曾出现过多次城商行较股份制银行利率上浮最明显的现象。因此,片面强调揽储、导致过于看重客户需求,导致此类账户最终出炉的可能性较大。

*ST康得日前公告显示,考虑到联动账户背后成因的不透明性及资金划拨程序的复杂性,而且西单支行亦不配合开展进一步调查,公司无法通过康得新及其下属3家公司的账户了解到联动账户内部运行情况。公司已向证券及银行监管部门投诉,在有关诉讼中向法院申请追加西单支行作为被告。

公司上月曾发文,称“政府没有放弃康得新”

e公司记者在*ST康得官方网站上注意到,该公司最近一条消息是发布于4月8日的《坚定信心共克时艰》,以下为文章全文:

近期,因外部环境波动较大,康得新受到客户广泛关注。4月8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一批海外客户不远万里,亲赴张家港,考察公司生产经营现状,并与张家港保税区政府有关领导作进一步沟通,全面了解目前公司的经营环境。

保税区企管局局长邹文彪接待了来访客户,从政府的角度,向客户详细介绍了康得新目前面临的困难、正在努力的方向及采取的相关措施,并表达了对康得新价值的认可。在交流中,针对近期“政府不管康得新了”等传言,邹局长坚定地表示:政府没有放弃康得新,政府将一如既往的支持康得新的发展。

在过去的几个月,政府为推进公司相关问题解决,帮助公司债权人组建了债委会。在苏州市政府协调下,提供了公司主要用于员工工资发放的纾困资金。与此同时,政府还帮助公司稳定销售回款和生产运营,协助公司接洽潜在投资者等。

通过此次沟通,客户坚定了与康得新深入合作的信心,并表示:“最近市场上的很多谣言对康得新和地方政府都产生了不良影响。作为康得新的客户,我们也将尽最大的努力支持企业,包括我们的订单和回款。”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订阅手机青年报

防城港资讯网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号 京|ICP备113号-17 京公网安备113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