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消失之后 “利器”刺入混沌

2018-08-10 02:50 来源:

卡密。尔拿着酒瓶出现的瞬间,《利,器》的风格就已经确立了,这个女记者满脸倦怠却仍然有着掩饰不住的锐利眼神,她厌弃周遭一切乃至自己,却把自我撕。扯化作了另一种难以名状的驱动力,刺进这个混沌又昏聩的世界。如今,早已不再是本格推理的时代了,那些耸动的诡计和奇妙的密室都已经随着黄金年代逝去,人们更愿意通过罪。案看到超越那些做,作的、人造的、戏剧性场景之外的广阔空间,见证人性人心的复杂维度与深邃,看见这繁花似锦又遍布疮痍的文明世界下的孔洞。一系列优秀的社会派罪。案故事在这样的基础上拓展着自我的疆界,他们凭借一些重要的符号作为标记,让人们记住《真探》中的黏腻溽,热,《谋杀》中绵延不绝的雨,《七秒》中覆盖一切的白雪,《罪夜之奔》中无边的暗夜……《利,器》秉承了这样的传统。

某种程度上说,卡密。尔是之前所有郁郁寡合、不得志却超越常人的执著的那些侦探的综合与变形,它让人们不可避免地想起这些优秀的前作,如果非要挑选一款可以对标的作品,《利,器》确实继承了《真探》的衣钵。

这个故事来自于吉莉安·弗琳——《消失的爱人》原。著作者,《利,器》是她的小说处女作,其实,相较于声名大噪的前者,《利,器》一点都不逊色。在原。著中,女主,角卡密。尔以第一人称展开叙,述,“我”是芝,加哥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报记者,因为家乡发生了两起儿童凶杀悬案,而被主编派回逃离许久的故地,不得不重新面对势利的母亲、做,作的继父、行为诡异的同母异父的妹妹,以及那个热爱疯传八卦的闭塞小镇中的每一个故人,在酒精催化和心理疾病的自毁之中,惨痛记忆与残酷现实彼此交织。

原作的叙,述很有个人风格,时常用一种浑不吝的腔调,故作幽默和嘲讽地写出那些残忍的记忆及无助的冰冷,叙,述的语气与叙,述的内容之间形成了一种力道十足的撕。扯,而在改编成美剧之后,导演选择放弃了那些幽默的呈现,转而加深了对于无助与孤绝的描摹。对于女主,角卡密。尔而言,故乡小镇更像一个漩涡,邪恶地自转,吞噬一切,她自己算是逃出生天的一个幸存者,但这一次回归又将自己重新送回了生死边缘。

标签
  • 爱人消失之后
1 2 下一页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16 skysb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