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理财资讯 |正文
西安“哭诉维权”女车主:希望不要深挖她沈瑞卿的个人生活
2019-04-15 11:24:11 | 来源:腾讯新闻 | 作者:

西安“哭诉维权”女车主:希望大家关注事情本身,不要深挖她的个人生活

“我想呼吁大家,关注事件本身,不要过分关心我个人,保护我的个人隐私,公平客观地看待这件事。”

西安奔驰女车主王倩(化名)维权一事又有进展。

4月14日,一段女车主王倩与“利之星”相关负责人协商录音曝光。录音显示,尽管“利之星”4S店相关负责人表示道歉,但王倩对此并不接受,并表示等待车辆检测调查得出结果后再进行处理。此外,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已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西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称,市场监管部门已经责成涉事“利之星”4S店尽快落实退车退款事宜。

对此,梅赛德斯-奔驰回应称,已派专门工作小组前往西安与客户直接沟通。4月14日,梅赛德斯-奔驰就车主被迫交纳金融服务费一事声明称,未向经销商及客户收取任何金融服务手续费。

协调录音曝光 双方未和解

4月13日下午,奔驰女车主王倩(化名)与西安利之星相关负责人见面协商。双方并未当场和解,并围绕着数个问题产生争执。新京报记者从女车主家属处获得协商录音。录音显示,王倩并未当场答应西安利之星总经理提出的换车或退款建议,表示愿意等待车辆检测后的调查结果,再进行处理。

王倩称,西安利之星所有行为避重就轻,胡乱收费,拒不承认,她不能接受道歉。调查组人员称,王倩反映的所有问题都将在调查结束后得到答复。

王倩在协商中提出几点质疑,第一,4S店一直以国家三包规定回复称“车辆只能更换发动机”,但为何不按照国家三包要求,车辆维修5天以上为她提供备用车,店家有利用国家三包逃避责任的嫌疑。

第二,在购车当天,销售人员全力劝导她使用贷款购车,在付完首付及保险费用后,又被要求给个人转账15200元,事后才得知是奔驰金融服务费,过程中是否存在欺骗行为,服务费的收取依据以及定价标准是什么?

第三,事件视频被爆出后,在事情并未协商解决前提下,为何4S店在4月11日公开告知媒体,已与购车人达成和解。

王倩表示,针对这些质疑,4S店和奔驰方面并未当场给予答复。

奔驰:要求经销商确保消费者合法权益

4月14日,就车主被迫交纳金融服务费1.5万一事,梅赛德斯-奔驰回应央视财经称:(奔驰)一向尊重并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开展业务运营,不向经销商及客户收取任何金融服务手续费。并表示,梅赛德斯-奔驰公开并反复地要求经销商在其独立经营的过程中要诚信守法,确保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此前,梅赛德斯—奔驰已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对客户的经历深表歉意。已派专门工作小组前往西安,将尽快与客户预约时间以直接沟通,力求在合理的基础上达成多方满意的解决方案。

对话

女车主:“等待检测结果出来后依法维权”

4月14日,奔驰女车主王倩(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她已拒绝奔驰方提出的先退款再检测建议,表示愿意等待检测结果出来后依法维权,并请求大家关注事情本身,不要深挖她的个人生活,目前一家人深受其扰。

王倩的家人小磊(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舆论的压力和网友的支持,他们有了和奔驰方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希望就购买过程中的不合理部分得到专业权威的调查和解释,“应该会有很多人和我们一样,遇到过不合理的地方。”

小磊说,他们已经将相关诉求提交至当地工商部门,调查组表示近期将会有调查结果,“我提出的八个诉求相关证据,包括金融服务费的利益链条,多少人被收取了这笔费用,怎么收的,希望能在调查结果中看到。”

“如果是以次充好 依法假一赔三”

新京报:目前事件的进展是什么?

王倩:4月13日我第一次去当地工商局配合调查,相关部门也立即介入了,我提出了8个诉求,需要奔驰方面回复。

新京报:你指的奔驰方面是梅赛德斯—奔驰还是西安利之星4S店呢?

王倩:前期他们双方都在互相推诿,但和我签合同的人是西安利之星,我也是看重的品牌才去了利之星购车,奔驰官方和利之星在处理过程中都欠妥,其实我都不满意。

新京报:现在奔驰方面的态度是什么?

王倩:当面协商的时候,奔驰方表示可以先把我的钱退给我,再去做检测,出现问题又按照相关的标准进行赔付。

新京报:你同意了这个建议吗?

王倩:没有,我拒绝了,不存在先退款再检测,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退款给我,没有必要迫于舆论压力做这件事,我愿意等待最终的结果。

新京报:协商时,西安利之星提出道歉,你接受他们的道歉吗?

王倩:不接受,在和西安利之星沟通的时候,我让她回答我的几个问题,到最后他们也没回答,我也非常不满意对方高高在上的态度,让我感觉是在施舍我,我现在站在漩涡中间,情感上接受不了。

新京报:你希望看到什么样的调查结果?

王倩:实事求是,就事论事。如果检测下来,确实是售前有问题,那就该按法律法规说的以次充好,假一赔三。如果是售后的问题,证据表明是我使用不当造成的问题,那我该出钱出钱,该换发动机换发动机,只要正规有证据,我都信。

新京报:你认为4S店利用国家三包规定推诿责任吗?

王倩:我一直的态度都是,只要他们说清楚在国家三包范围内怎么认定(新车发动机漏油),只要说清楚我就认,但他们说不清楚。国家三包法律没有问题,这几天我仔细读过国家三包政策,是非常公平的,企业不应该断章取义,把法律变成企业的借口,希望所有人客观心态,不要主观揣摩,更不希望恶意发酵。

“收到威胁信息 严重影响个人生活”

新京报:现在舆论讨论给你带来压力了吗?

王倩:实际上,在4月12日视频传到网上前,家人一直在躲这个事,后来舆论一直发酵,一边倒,网上说我是演员,是间谍,各种东西向我袭来的时候,我很难过。我的家人不停在安慰我,我决定直面这件事,不再给家人带来困扰,所以我才接受采访。

新京报:你受到哪些方面的骚扰?

王倩:已经有人不停通过朋友亲人找我,我的手机号被泄露出去,短信微信全都是陌生人的信息,甚至有恐吓,还有人在网上捏造一些关于我的事情。这些对我家人都造成困扰。最重要的是我怕有些人冒名做一些恶事就更不好了。

新京报:你有什么想对公众说的吗?

王倩:我想呼吁大家,关注事件本身,不要过分关心我个人,保护我的个人隐私,公平客观地看待这件事。4月12日第一次接受采访时,我已经表明可以不打马赛克了,我愿意面对这件事,带领大家去维权,但不是想让大家来谈论我的长相,是否结婚,在哪儿读书等等,这件事情过后,还会有很多人要维权,应该给维权人应有的尊重,而不是成为他们以后维权的顾虑。

新京报记者 张彤 编辑 程磊

西安利之星:幕后老板是奔驰中国董事、马来西亚拿督

女车主奔驰车顶哭诉维权事件持续发酵,而奔驰与其经销商利星行之间的高度关联性成为关注的重点。实际上,奔驰与利星行之间的关系远不止厂商与经销商之间的关系那么简单,利星行更是在梅赛德斯-奔驰(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拥有相当的决策权和话语权。这使得奔驰对利星行充满矛盾,一方面希望稀释股权,以获得进一步的控制权。另一方面,其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在一定程度上对利星行依然存在依赖。

拥有奔驰话语权的利星行

利星行是一家老牌的香港跨国贸易公司,上个世纪80年代就获得了奔驰乘用车在中国市场的独家代理权,引进并销售奔驰乘用车,1993年利星行汽车在上海建立了中国第一家国际标准的奔驰授权经销商店;直到2006年,奔驰中国总部迁至北京,才收回其在中国市场总代理权和售后等功能。但业内有一种说法,为回报利星行在奔驰最初进入中国市场时所做出的贡献,利星行成为奔驰中国的股东,其多位高层人士也担任过奔驰中国的董事。

本次舆论主角西安利之星的法定代表人为颜健生,新京报记者查询到,颜健生在多家利星行汽车4S店和公司中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不仅如此,颜健生还是梅赛德斯-奔驰(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简称“奔驰中国”)的董事,同时也在奔驰中国的控股股东里。奔驰中国的股东包括戴姆勒大中华区投资有限公司、戴姆勒股份有限公司和INSIGHTLEGENDLTD。根据公开报道,其中持股25%的INSIGHTLEGENDLTD的法定代表人也是颜健生。简单来讲,西安利之星、利星行、INSIGHTLEGENDLTD实际上都是一个老板——颜健生,而颜健生同时还是奔驰中国的董事和股东。

西安利之星的股东分别为中星集团有限公司和西安航空发动机集团天鼎有限公司,以8000万人民币为注册资本,成立于2012年5月,法定代表人颜健生。其中,中星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到75%。中星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豪华车经销商集团利星行汽车大名鼎鼎,利星行汽车2017年的年度营业收入达到801.1亿元在2018中国汽车经销商集团百强排行榜中排名第三。

进一步查询启信宝显示,西安利之星的企业类型为外资投资企业分支机构,为外资公司。值得关注的是,由颜健生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多达128家,包括利星行(中国)汽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利星行贸易(中国)有限公司,担任高管139家。在担任法定代表人或任职的企业中,多数与利星行相关。这就是说,在诸多利星行旗下的奔驰4S店中,颜健生担任法定代表人,拥有决定性话语权。

除了这些身份之外,马来西亚人颜健生还有一个身份是马来西亚的拿督。在马来西亚,“拿督”头衔是荣誉制度下的一种称号,虽然不具有世袭和封邑的权力,但是一种象征式的终身荣誉身份。

梅赛德斯-奔驰(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现在的法定代表人为刘禹策,也是公司董事长。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刘楚群,其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利星行的掌舵人。

公开资料显示,刘禹策又名刘楚群,为马来西亚已故富商刘玉波的侄子。而刘玉波为利星行的创始人,有着“沙巴木材大王”之称,为东南亚著名木材商。在刘玉波晚年时,刘禹策接棒中国大陆及台湾地区代理奔驰汽车的公司董事长职务。

而刘禹策在10多年前曾是利星行(大连)汽车有限公司、大连中星汽车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2012年11月刘禹策退出利星行(大连)汽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变更为颜健生。大连中星汽车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1999年5月由刘禹策变更为GANKHNSENG(即颜健生)。

据媒体此前报道,从股权结构、董事会组成来看,利星行在梅赛德斯-奔驰(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享有相当的话语权,就连梅赛德斯-奔驰(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在北京的办公地点戴姆勒大厦,也是座落于利星行旗下的利星行广场。

利星行与奔驰的纠葛

奔驰与利星行,远不止车企厂商和经销商之间的关系那么简单。

最初,利星行曾持有奔驰中国49%的股权,是奔驰中国最大的股东(戴姆勒股份公司和戴姆勒东北亚投资公司分别拥有奔驰中国41%和10%的股份);还获得了奔驰中国签授的8年“保护协议”(已于2010年12月31日到期)。在2010年年底,奔驰在中国拥有120家经销店,有50多家属于利星行,利星行已占据了40%的份额。

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合作已久的奔驰与利星行之间也出现了“摩擦火花”。2010年,北京奔驰新E级车加长版上市时,利星行对进口E级车进行8万-10万元的大幅降价抛售,此举影响到了刚刚上市的国产E级车的市场发展和价格策略。业内人士表示,站在利星行的角度来讲,谋求自身利益无可厚非。但对于奔驰中国来讲,利星行的行为某种程度上已经损害了奔驰中国的品牌形象和在市场的发展。

有业内人士认为,或是因为北京奔驰新E级事件,直接导致了奔驰加速了渠道整合的速度。2011年,为稀释利星行对于奔驰中国的管理权以及在整个销售网络中的主导权,奔驰上演了一场“杯酒释兵权”,整合中国销售渠道;同年8月,利星行表示将逐步退出奔驰中国未来的管理事务,重新做回经销商的角色,但作为退出补偿,利星行将获得华东和华南的市场开拓权;2012年,戴姆勒所持有的奔驰中国股份由51%增至75%,利星行的股份则由49%减持至25%。曾有分析师表示,虽然利星行退出了奔驰中国的日常管理事务,但实际上获得了更大的销售权。

同样是在2012年,奔驰中国在经销商网络中引入庞大集团,在不得罪利星行的前提下,扶持庞大集团这样的经销商入局,也是奔驰为了保证销量打的“小算盘”。

2017年,奔驰母公司戴姆勒收购利星行15%的股份,此举再次将奔驰与利星行深度捆绑在一起。尽管奔驰为了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利星行的掌控,成立新销售公司、稀释利星行股权;但有知情人士透露,如今利星行在奔驰中国仍有一定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利星行与奔驰的关系不仅仅是在国内有联系。在韩国,利星行仍是奔驰销售的主体;据了解,奔驰在韩国最大的经销商是韩星汽车,而利星行拥有韩星汽车100%的股权。

系统外的独立经销商难受

曾有业内人士表示,作为奔驰中国的股东之一,利星行在奔驰的中国市场销售上拥有一定的特权,这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这也使得利星行系统之外的独立奔驰经销商相对难受了。

2010年曾发生奔驰经销商以大欺小的事件。据了解,当时利星行欲以60%的股份入股杭州一家奔驰经销商遭拒,利星行便在该独立经销商附近开设一家新的奔驰销售点,并要求该经销商迁移到郊外,否则吊销其代理资格;而在该经销商被迫迁移之后,发现自己的订货账号已被关闭。曾有传闻称,近年仍有利星行欲入股奔驰独立经销商的事件发生。

不可否认,利星行在奔驰整个销售环节中的重要性。一位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表示:“利星行在奔驰整个销售网络中的优势在于其‘大’,这样的角色决定了它至关重要的话语权作用。即便奔驰中国经历过渠道整合、拥有独立经销商,但在中国市场利星行仍是奔驰销售的‘老大’,所谓大而不倒即是此理。”

但也是因为利星行的“大”,导致其他独立经销商的发展相对有些艰难。上述分析师说,“当下虽然奔驰在中国除了利星行之外还有其他的经销商,但其主要销量还是依赖利星行的销售。”

据公开报道的数据显示,在中国市场,利星行贡献了约1/3的奔驰销量,一些奔驰进口车型多通过利星行进货。

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官网上提及自己是利星行集团成员时,对利星行依然有这样介绍:“利星行汽车是中国最大的豪华汽车经销商集团之一,专注服务豪华汽车品牌,服务网络遍布全国82个城市,是中国汽车流通行业的领导者。”

质量和暴力售后保养问题频被曝光

西安利之星号称西安最大的奔驰4S店,从开业以来,问题不断频频被曝光,除了汽车质量问题、暴力保养之外,还包括店员卷款逃跑、陌生男子轻易开走百万奔驰车、因欠款遭堵门等等。

例如,2014年6月25日,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的一名店员卷款而逃,约有两千万元被带走,后被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丈八路派出所民警证实确有其事。同年10月,一名男子在西安利之星工作人员不知情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开走价值近百万元的奔驰ML级新车,虽然此后车被找到,但西安利之星的管理安保问题十分严重。2014年10月,西安利之星欠某客户数千元欠款迟迟未还,该车主驾车堵门。

不过,西安利之星被投诉和诟病最多的,还是所售车辆的质量问题以及暴力售后保养问题。2016年2月5日,一名女车主在西安利之星花48.6万元购买了一辆奔驰GLC300,在提车后还没开到家就因故障而导致仪表盘一个黄灯亮起。2016年4月,张先生在西安利之星花260万购买迈巴赫S500,但仅半个月豪车就出现漏油。2017年5月在汽车论坛上,有爆料称西安利之星合格证造假。2018年4月西安高先生花246万购买的奔驰半年之内修5次。

暴力保养也是西安利之星被诟病的问题之一。在汽车之家、天涯等汽车论坛上,网友爆料车辆出现问题后去西安利之星询问原因,但却被告知德国人设计时没考虑中国的现状;在车辆剐蹭后去西安利之星维修,但维修后颜色出现差异,也被告知是正常。

利之星2015至2018年间涉诉讼17起

在西安利之星购车出现问题的车主们,遇到最大的难题就是维权难。新京报记者在无讼网上查询发现,从2015年至2018年,有关“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的案例达到17起,其中包括6份判决书,11份裁定书,所涉及的基本都是民事买卖合同纠纷。

在11份裁定书中,其中有8份西安利之星作为原告,因买卖合同纠结分别对8个人提起诉讼。最终因未在7日内预交案件受理费,裁判结果是按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撤回起诉处理。

涉及个人起诉西安利之星买卖合同纠纷案例有3起。在一起民事纠纷案件诉讼文件中一位车主表示在签订销售合同并交付1万元定金之后,被告知需加钱才能提车。

新京报记者 王琳琳 图片 启信宝截图 编辑 陈小兵 张冰校对 范锦春李铭

回顾

●3月27日

王倩去提车,仪表盘上提示“下一次加油时,加注1L发动机油”,销售员告知把车开到店里去解决。

●3月28日

销售人员称,车要做系统升级,下午又说发现车辆发动机漏油,是否可以拆开看看。王倩没有同意,要求退款或换车,销售人员称,需等待3天。

●4月1日

销售人员告知,退款比较麻烦,是否可以换车,再给一定补偿。王倩同意。

●4月4日

销售人员又表示,希望给车辆换一个发动机,再给一定补偿。王倩未同意。

●4月8日

销售人员称根据国家三包,只能换发动机。王倩表示不能接受。

●4月9日

王倩来到4S店内坐在车上与店员发生争执。“那个视频不是我们拍的,不知道谁拍了传上网的。”

●4月11日

高新区市场监管部门介入调查。对涉事车辆依法进行封存,并委托法定检测机构进行技术检测。对消费者新提出的诉求和证据调查核实后,依法依规作出公正处理。

●4月13日

市场监管部门再次责成4S店尽快落实退车退款事宜。梅赛德斯—奔驰方面表示已派工作组前往西安。

●4月14日

梅赛德斯—奔驰方面表示“未向客户收取金融服务手续费”。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