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基金 |正文
亨通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湖北鹤峰学生腹泻之谜
2019-05-12 20:35:29 | 来源:腾讯新闻 | 作者:

在亨通集团595.27亿元的总资产仅有49.38亿元的归母“净资产”背景下,其对外的其他应收款却高达69亿元。而亨通光电一边是“ 定增+可转换债”募集资金超60亿元,另一边却是2018年预付33亿元给凯乐科技开展贸易业务。在资金需求均强烈的情况下,亨通集团及亨通光电为何愿意将巨额资金通过其他应收款、预付款等方式给人“占用”呢?

2016年4月23日,亨通光电公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3.2亿元,主要用于项目建设及补充流动性;同时,对比集团及上市公司年报发现,较大的资金通过其他款项或预付款流向公司或股权投资机构,而这些公司或机构与此次参与定增项目的机构或自然人关系极其密切。

资金迷局 :左手30亿定增,右手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

(一)左手资金流入:上市公司30亿定增

2016年10月20日,公司定增修订预案显示,公司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下称“本次发行”或“本次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含发行费用)不超过30.65亿元,用于以下五个项目:(1)能源互联网领域海底光电复合缆扩能项目;(2)新能源汽车传导、充电设施生产及智能充电运营项目;(3)智慧社区(一期)——苏锡常宽带接入项目;(4)大数据分析平台及行业应用服务项目;(5)补充流动资金。具体情况下如下图:

2017年8月1日公告显示,公司确定本次非公开发行的最终发行价格为25.83元/股,发行对象为7家,发行股数为118506522股,募集资金总金额为人民币30.61亿元。其中需要关注的是,崔根良认购8亿元、上海普罗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认购3亿元、金元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认购10亿元。最终发行情况如下:

(二)右手资金流出: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

经历了高速发展之后,亨通光电身处行业前列。但曾因20亿元的巨额预付款引起外界关注。自2016年,公司预付暴增。2016年至2018年,亨通光电预付款期末余额分别为5.39亿元、26.18亿元、33.36亿元。

亨通光电暴增的预付款主要流向凯乐科技。2016年至2018年,亨通光电对其预付款项期末余额分别为1.97亿元、19.9亿元、26.35亿元,亨通光电预付款项期末余额较期初余额分别增长了128.76%、385.72%和27.43%。截止2018年12月31日,亨通光电给凯乐科技预付款进一步扩大。亨通集团及上市公司财报显示,集团层面预付给凯乐科技为37亿元,而上市公司亨通光电预付款占26.35亿元。

不仅亨通光电存在巨额的预付款,亨通集团也存在较大金额的其他应收款。

根据亨通集团年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其他应收款期末报告数分别为78亿元、83亿元、69亿元。其中,2018年报告期末,亨通集团前五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为43.27亿元,其中需要重点关注的是上海汇至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共青城亨通投资管理合伙人(有限合伙)、华润深国投信投有限公司、苏州同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应金额分别为12.52亿元、8.76亿元、5.16亿元及9.3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共青城亨通投资管理合伙人(有限合伙)是上海汇至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的大股东,穿透最后背后实控人为崔巍(系亨通光电实控人崔根良之子)。这说明亨通集团通过其他应收款流向其背后共同股东的机构,两者金额2018年合计为21.29亿元。

同时需要指出的是,上海汇至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共青城亨通投资管理合伙人(有限合伙)、苏州同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一直是亨通集团近几年前五大其他应收款的“常客”。

那这些机构又是怎么和亨通光电2017年参与定增的机构产生交集的呢?

密切的关系迷局:定增方与资金“占用”方密切交集的关系

(一)定增方与资金“占有方”密切的交集关系

2017年参与定增名单如下:

首先看上海普罗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根据天眼查显示,上海普罗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共青城亨通投资管理合伙人(有限合伙)共同参股普罗弘盛(天津)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该公司成立时间是2017年12月11日,即为上海普罗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参与定增后不久设立的。以共同参股为中介线,左为参与定增机构,右为亨通集团通过其他应收款将资金流出,具体如下图:

再看金元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信息发现,其参股的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华润深国投有限公司曾共同设立上海中城永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共同参股为中介线,左为参与定增机构,右为亨通集团通过其他应收款将资金流出,具体如下图:

最后,再回到定增的大股东崔根良,上市公司亨通光电巨额预付款背后依然存在凯乐科技与崔良根共同设立上海贝致恒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上海贝致恒为中介线,左边崔根良为定增,右边凯乐科技通过预付款“占用”资金流出,具体如下图:。

对于机构或自热人,一边是定增的资金“流出”,另一边则是关系密切的机构通过预收或其他应付实现资金“流入”,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表现出“惊人一致”线路可以用如下图总结:

注:流入流出是指对应定增机构或自然人,而对亨通集团及亨通光电则是相反

需要强调的是,上述仅表明亨通集团其他应收款对象与亨通光电的定增对象之间存在密切关系。至于亨通光电的具体资金流向,我们不得而知。按照《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2017年修订)》新规,其严格要求定增资金最近一期末不得存在持有金额较大、期限较长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和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借予他人款项、委托理财等财务性投资的情形。因此,定增资金流向也是监管重点。

凯乐科技与亨通光电究竟怎么产生关系的呢?或可以追溯到2013年从海贝致恒投资管理中心 (有限合伙)的设立说起。

(二)亨通实控人“谜”一般入局 GP、LP的股东曾参与凯乐科技定增

2013年5月24日,凯乐科技发布《对外投资》公告,公司将与上海宝升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宝源胜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宝源胜知”)共同出资筹备设立上海贝致恒投资管理中心 (有限合伙)。

据主要条款内容显示,上海贝致恒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为有限合伙企业,其中,普通合伙人是上海宝升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其余两方均为有限合伙人。公司设立目的为从事股权投资。公告提到,该有限合伙企业的运营有赖于各投资方的密切合作。其具体出资情况如下图:

但最新天眼查数据显示,当初作为有限合伙的宝源胜知已经被崔良根(亨通光电的实控人)所替代。上海宝升科技与湖北凯乐科技则仍在该合伙企业内。

据悉,宝源胜知的大股东朱琼,同时也是上海宝升科技的大股东。朱琼曾计划参与凯乐科技2015年定增项目,后来该定增项目被终止。

资金需求较大,被其他应收款、预付款资金“占用”是否合理性呢?

集团层面,2018年报告期末,亨通集团595亿总资产仅有49.亿元的归母“净资产”,2019年3月,公司发新债用于偿还即将到期的旧债;上市公司层面,2019年4月,公司分别公告定增预案及募集说明书,定增项目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52亿元,可转换债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17.3亿元。在资金需求较大的情况下,巨额的资金被其他应收款、预付款等“占用”是否合理呢?

(一)595亿总资产仅有49.亿元的归母“净资产”69亿非经营性款项流出

首先看亨通集团层面资产负债结构折射出集团资金需求面。

查阅亨通集团年报发现,截止2018年12月31日,亨通集团合并报表口径下的资产总计为595.27亿元,总负债为415.49亿元。如果扣除合并报表中亨通集团其他中小股东权益,则归属于亨通集团的母公司所有者权益仅有49.38亿元。

在595.27亿元的总资产仅有49.38亿元的归母“净资产”下,亨通集团对外的其他应收款却高达69亿元。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3月,亨通集团发布了2019年第一期超短期,募集资金5亿元,主要拟全部用于偿还集团到期债务。这或说明公司资金需求较大,那么账面的69亿元的其他应收款是否影响公司经营性资金使用效率呢?

(二)贸易毛利率难以覆盖部分资金成本 37亿资金预付凯乐科技“占用”

再从亨通光电预付款项的交易性质、公司自身资金需求、预付对象等折射交易的合理性。

首先,从交易事项性质来看,与凯乐科技交易属于贸易业务。

对于公司近几年预付款项大幅增长原因,公司解释称主要原因是公司自2016年下半年起开展贸易业务,向客户销售通信设备,该业务需向供应商全额预付采购款。

将2017年亨通光电年报及凯乐科技年报交叉对比发现,亨通光电2017年跃升为凯乐科技第一大客户,交易金额为13.68亿元,其刚好匹配亨通光电当期采购额,该金额也与公司商品贸易成本较为接近。根据年报显示,公司商品贸易业务2017年至2018年毛利率分别为2.02%、2.72%。

需要指出的是,公司2017年至2018年有息负债(短、长期借款、应付债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86.53亿元、113.67亿元。2017年及2018年的财务费用分别为3.88亿元、5.04亿元,其与当期期末有息债务之比分别为4.48%、4.43%。亨通光电公司在亨通财务贷款利率区间为4.35%至6.16%。这或说明公司商品贸易业务的毛利率可能低于公司某些债务成本。

其次,从公司自身资金需求看。

在债务结构中,短期债远大于长期债,2017年至2018年短期有息债务分别为60.50亿元、94.65亿元,与长期有息债务之比分别为2.32、4.98。同时,2017年至2018年的货币资金扣除受限资金后对应的期末余额分别为26.93 亿元、31.14亿元。这些数据或显示公司可用货币资金难以全覆盖短期债务,或说明公司流动性趋紧,对流动性资金有较大需求。

2019年4月10日,公司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不超52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拟投入PEACE跨洋海缆通信系统运营项目、100G/400G硅光模块研发及量产项目、补充流动资金,其中控股股东亨通集团在本次非公开发行中的认购金额不低于5亿元;2019年4月12日,亨通光电发布可转换债务报告书,发现募集17.33亿元用于新一代光纤预制棒扩能改造项目及补充相关流动性。这或说明,公司也存在较大项目资本性资金需求。

最后,从预付对象凯乐科技来看。凯乐科技虽为上市公司,但是该标的自2000年上市以来多次变换主业,现金流欠佳。曾有市场人士指出其存在较为错综复杂交易关系以及相关媒体跟进报道并指出其曾在平台融资,大股东股份全部质押,其流动性或埋雷等问题。

至此,在贸易毛利率难以覆盖某些贷款成本,公司资金需求强烈的情况下,亨通光电为何会预付巨款给凯乐科技?

业内人士表示,一般募投项目资金投入代表公司募投资金“诚意”。我们再进一步看看公司募投项目进展如何。

定增项目进度缓慢 变更两成资金用途

从预案发起到2018年报告期末,时间超过两年,那亨通光电此次定增项目进展如何呢?

根据《关于2018年度募集资金存放与实际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显示,公司2018年整体投入仅1.56亿元,累计投入仅为13.2亿元,累计投入占募集资金总额之比为43.12%;同时公司变更6.5亿元资金用途,变更资金占募投总资金比例为21.23%。

除了流动性补充资金全部用到位外,大部分募投项目进度缓慢,且存在项目资金变更用途。根据公告显示,新能源汽车传导、充电设施生产项目进度为5.94%、智能充电运营项目(一期)项目进度为16.94%、大数据分析平台及行业应用服务项目项目进度为23.37%,而智慧社区运营及产业互联项目、能源互联网领域海底光电复合缆扩能项目分别将4.5亿元、2亿元计划使用的募投资金改变用途,其变更资金用途后,对应的项目进度分别为87.25%、61.24%。因此,总的来看,截至目前,该募投项目的投资强度和开发目标未能够达到计划,有所放缓。

对于这种“募而缓投”的项目,业内人士提醒投资者需要引起关注。业内人士表示,定增项目诱惑力主要来自项目的想象空间。如存在较大“补充流动性”,则需要注意资金是否被隐瞒而另有他用;对于“开工率仅有80%项目公司继续募投扩张”,这显然为募投而立项,有圈钱之嫌。

亨通光电2017年的定增,其补充流动性资金占募投资金的29.87%,为9亿元;其2019年的定增拟募投资金超过50亿元,而项目补充流动性资金则超过15亿元;同时2019年17亿元可转债项目主要为为新一代光纤预制棒扩能改造项目。亨通光电这些特征不一定匹配专业人士说法,但是其存在此前募而缓投项目则需要引起关注。(夏草/公司观察)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