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保险 |正文
清华学院院长白重恩:中国李鹏的儿子经济发展需更多高质量平衡
2019-04-14 03:36:06 | 来源:腾讯新闻 | 作者:

新浪财经讯 美国东部时间4月13日上午,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白重恩出席了2019哈佛中国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中国经济发展目前面临内部外部不平衡的挑战,期待中国经济发展需要更多高质量的平衡。

2019年哈佛中国论坛于4月12日至4月14日在波士顿查尔斯酒店、剑桥波士顿万豪酒店与哈佛大学举行。此次论坛的主题为“同世界,共命运”(A Global Community, One Shared Destiny)。论坛开幕式由凤凰卫视主持人、2019艾森豪威尔青年领袖朱梓橦主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中国招商银行前行长、春华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胡祖六、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副院长、政治经济和国际管理教授黄亚生,物美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张文忠、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及中国商业与全球化教授项兵,IBM 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首席营销官周忆作为嘉宾出席。白重恩作为嘉宾发表以“中国经济发展内部、外部平衡问题”为主题的英文主旨演讲。

白重恩首先从中国经济结构化调整对世界的影响与中美贸易的大背景分析,指出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发展不平衡的挑战。其中,中国经济的内部不平衡在2017年达到峰值,储蓄率高达49.8%,代表了中国人民对于未来的不乐观预期;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发展还面临外部不平衡的危机,贸易顺差急速下降,并于今年首次出现贸易。高储蓄率与贸易逆差并行,已为中国经济发展带来了深刻的问题。

其次,白重恩重点分析了中国经济发展内部不平衡与外部不平衡的主要原因。中国经济发展的内部不平衡主要表现在中国家庭总收入占国家总收入比例偏低,家庭可支配收入对GDP比例下降明显。这种现象的形成,是因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使得城市劳动力收入比例在2000年后急速下降。中国在由农业社会转向工业社会,并加大服务业对经济贡献比例的进程中,城市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偏低,消费不足。

除此之外,中国政府本身也存在“高储蓄率、不主动消费”的特点,政府更偏好主导基础设施投资。白重恩认为,这种高储蓄率的不断增长正是造成中国经济发展内部不平衡是最重要原因。

此外,中国人口结构问题更加突出,人口红利于2011年到达最高点之后便逐渐消退。白重恩认为,人口红利的消退更刺激了中国人对储蓄的需要与依赖,进一步恶化了当前经济发展的内部不平衡。

中国经济发展的外部不平衡危机主要来自其他国家对中国操纵汇率的指控,继而导致的贸易逆差。2017年,中国的贸易不平衡到达峰值,贸易顺差从2017年的占GDP比重6.8%到2018年的占GDP比重1.7%,再到今年首次出现贸易逆差,并且这种贸易逆差趋势可能在未来还会持续下去。

白重恩认为,这种贸易顺差的下跌,来自于201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财政刺激政策,使得投资率进一步攀升。投资率在金融危机后由原来的41.2%急速上升到48%,这种超过6%的投资率增长是巨大的投资率攀升。

与此同时,中国贸易顺差由对GDP占比6.8下降到1.7%,意味着中国经济内部增长并没有和GDP保持平衡,为了降低外部贸易盈余,必须采取行动。而投资率高于50%,正说明已经很难再找到合理项目进行投资。因此白重恩呼吁,中国目前需要更多创造平衡的行动,来克服经济发展内部、外部不平衡问题。

对于如何解决中国当前内部、外部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白重恩提出了如下建议:

首先,主要应解决内部不平衡问题。这需要克服家庭消费占收入比率太低的问题,这不该只是由政府主导,而应该依靠市场更有效率的项目投资、改善金融基础设施环境来综合解决。解决这一问题并不容易,需要刺激私营行业投资,削减成本,并需要提振国内消费需求,不能过度依赖国际市场的需求,要提高消费者消费能力。白重恩肯定中国政府目前也正在努力,采取相应措施。例如十九大提出的大幅减税、降低社保缴费率、大幅削减企业面临支出、帮助家庭购买力增长等措施,希望可以实现中国经济发展内部平衡。

其次应解决外部不平衡问题。这一方面,政府也在积极采取行动,十九大通过了许多针对外资的法律条规;不仅仅针对外资,对国有企业也做了更多规定。然而,这一系列解决方案在人口结构急速转变、高储蓄率盛行的当下,会遇到诸多困难与挑战。

最后,白重恩重申,“期待中国经济发展实现内部与外部平衡,这当然需要更多高质量的平衡”。

白重恩,现任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Mansfield Freeman Chair Professor)、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中国财政税收研究所所长,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经济联合研究中心联合主任。(新浪财经北美站 山冰沁 发自波士顿)

责任编辑: